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問卷調查記者會

出席記者會嘉賓(左起)香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講師兼心理學家李美瑩博士、「香港基層醫護基金」項目總監李永堅醫生及家庭醫生羅世安

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問卷調查記者會 : 新聞稿

市民情緒病徵湧現 家庭醫生肩負確診角色

自九七年泡沫經濟爆破,香港的經濟以至民生都在艱苦中渡過,無論是打工或者老闆都憂心忡忡。過去數年,全港破產數字經常性創新高,而自殺數字亦年年攀升。香港的三百五十萬工作人口中,因病假而失去的工作日高達805,530日,以本港月薪中位數約港幣九千為例,即每月損失超過約港幣二億四千萬,一年則損失近三十億。這不單反映市民已經日漸受情緒病困擾,更為未來社會埋下「隱形計時炸彈」。

「香港基層醫護基金」於8至9月期間,委托「香港健康網絡」進行一項「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」問卷調查,藉此了解市民對情緒病的認知及求診情況。調查發現,超過四成受訪者在過去六個月出現最常見情緒問題,包括做事失去動力(54.2%)、自卑(40.6%)、不能集中精神(64.2%)或暴躁(64.4%)。「香港基層醫護基金」項目總監李永堅醫生指出,以上情緒若受訪者維持一個月以上,應從速求醫,正確診斷是否患有情緒病,由醫生作詳細臨床評估後才斷症,若不幸患病,可以有機會早日藥到病除。
另外,調查亦發現有一成半 (15%) 受訪者表示有自殺念頭,情況值得憂慮。香港自殺個案數字由2002年1025宗,升至2003年1195宗,升幅高達16.6%,而根據衛生署2002年男士健康報告,在2002年男士自殺數字較女士多51%,這反映自殺問題存在於男士較為嚴重。

超過一成 (16.1%) 受訪者,不會將情緒問題告訴他人,原因是害怕被人歧視或影響事業、日常生活、社交、與親友關係和經濟。就算告知他人,亦不足一成願意對上司及同事坦白,李永堅醫生解釋,精神病標籤效應已嚇怕市民,令患者不敢告知他人,但不尋求協助可令患者把負面情緒鬱在心?堙A不能得到宣洩、輔導和支持,間接令病情惡化。

香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講師兼心理學家李美瑩博士表示,八成受訪者當情緒出現問題時,較容易向曾受情緒病專業訓練的私人家庭醫生求診,這與社交因素有莫大的關連,家庭醫生對病者的心理及社會背景有較深的了解,有些求診者更會以家庭為單位接受長期而固定的醫療服務,而病者對家庭醫生亦較信任,故此家庭醫生對醫治情緒病患者可扮演著更全面、直接和有效的角色。
她認為,情緒病的病徵與身體問題很相似,很多病者病發時都未必知道自己患有情緒病,故他們大多以身體不適為理由求診。如家庭醫生受過情緒病專業訓練,便會成為確診情緒病的首要人物。若屬輕度情緒病,家庭醫生便可作出適當治療;若屬嚴重情緒病,經家庭醫生對病症作出專業意見及分析後,病者便較能接受情緒專科的幫助(例如精神科醫生、心理學家)。

家庭醫生羅世安指出,近年查詢或發現患情緒病的病人不斷上升,就他的醫務所而言,兩年間上升近10倍,數字仍正在增加。而病人的種類,有六成左右是焦慮症,四成抑鬱症;有一些病人是同時擁有多個症狀,例如同時擁有焦慮症、抑鬱症的有百分之十五。其餘的有恐懼症、心境惡劣,相向性的抑鬱症及藥物濫用等等。曾參加情緒病深造課程的他指出,有關的訓練可用於平日診症時,運用這些醫治情緒病的技巧來處理其他病人的問題,帶來不少好處。

調查又發現,超過四成市民表示不認識情緒病,近一半受訪者不知道情緒病需要接受治療,更有多於三成人分別認為可以單靠自己而完全康復,以及擔心自己患上情緒病。

李永堅醫生總結,市民應多了解情緒病的資料,有需要時盡早求醫,早日康復,減少對社會的醫療負擔,把「隱藏病人」減到最低,並且拆除「計時炸彈」。大眾亦應殲滅標籤效應和消除歧視,使有情緒問題的市民,放膽走出第一步,向醫生求診,盡早把疾病治癒,重過正常生活和融入社會,重新投入工作,向親友傾訴心事,紓緩負面情緒。而家庭醫生較易為情緒病患者接受而去求診,他們可以作為第一門檻,讓患者踏出求診的第一步。從課程增進知識,家庭醫生可以評估及醫治他們,若然發覺有需要,透過解釋、輔導,把他們轉介給精神科專科醫生。簡而言之,有情緒問題的市民應該從不想求助,踏出第一步,見家庭醫生,甚至進一步見精神科專科醫生,以免延誤病情。

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問卷調查記者會 : 李美瑩博士講稿

1. 情緒病對患者構成的壓力: 對於患者而言,被診斷為情緒病患者對他們已構成沉重的壓力,若加上標籤效應、害怕被人歧視或昂貴的醫療費用等情況,會造成更大的精神負荷,令他們的情緒問題百上加斤。

2. 延醫情緒病帶來不必要的後果及惡性循環: 若情緒病得到及時診斷,透過藥物和心理治療等的幫助,是可以治癒的。但礙於精神病的標籤效應、高昂的醫療費用等原因,患者多不願求診。延醫情緒病只會帶來一連串不必要的後果,不但令病情惡化,還導致患者及家人承受不必要的痛苦。此外,情緒病直接影響患者的工作表現,挫敗感令患者更加受壓,甚至失去工作,再加上人際關係惡化,為患者生活帶來更多麻煩及壓力,造成惡性循環。

3. 情緒病的病徵與身體問題很相似: 情緒病的病徵與身體問題(例如疲倦、胃口欠佳)很相似,很多病者病發時都未必知道自己患有情緒病,故他們大多以身體不適為理由求診。如家庭醫生受過情緒病專業訓練,便會成為確診情緒病的首要人物。若屬輕度情緒病,家庭醫生便可作出適當治療; 若屬嚴重情緒病,經家庭醫生對病症作出專業意見及分析後,病者便較能接受情緒專科的幫助(例如精神科醫生、心理學家)。

4. 情緒病與社交因素息息相關,家庭醫生扮演重要角色: 情緒病與社交因素,例如家庭關係、人際關係、學習和工作壓力等有莫大的關連,家庭醫生對病者的的心理及社會背景有較深的了解,有些求診者更會以家庭為單位接受長期而固定的醫療服務,而病者對家庭醫生亦較信任,故此家庭醫生對醫治情緒病患者可扮演著更全面、直接和有效的角色。
回應討論


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問卷調查記者會 : 羅世安醫生講稿

1. 自我介紹:於港大畢業了二十多年,作為家庭醫生私人執業亦已有十多年,診所設於油尖旺區。

2. 情緒病數字:由三年前開始,用新一代情緒藥醫治情緒病人。現時仍然覆診及吃藥的病人:02年至04兩年間,病人數字升近10倍,在我的診所來說,情緒病患者數字正在增加,部分病人更需轉介給精神科醫生。

3. 病人的種類:有六成左右是焦慮症,四成抑鬱症;有一些病人是同時擁有多個症狀,例如同時擁有焦慮症、抑鬱症的有百分之十五。其餘的有恐懼症、心境惡劣,雙向性的抑鬱症及藥物濫用等等。

4. 專業訓練:在二十年前仍沒有新一代的情緒藥面世。加上在大學時期,對情緒病的學習及認識很少。行醫了二十多年,對於一些有情緒病的病人,當初會因為心跳、胸痛、失眠等等求醫,很多時經過檢查後發現不到明顯病因,要好一段時間才會想起及確定是由情緒病引起的。從前,大部份醫生,也是用鬆弛神經藥及安眠藥醫治病人,我們都知道這些是治標不治本的。要算是我們知道這是情緒病,都不認識一個有效的醫治方法。正如電視廣告內說“今時今日這樣的「服務態度」,病人是否可以接受呢?”有見及此,所以我在這一兩年也積極參與有關情緒病的專業訓練。甚至目前接連五個星期天的下午也正在進修有關情緒病的課程。

a) 專業課程內,我們認識很多有關不同種類的情緒病、診斷的標準,醫治方法,藥物應用及其副作用。包括新一代情緒藥的種類及份量的調校等等。
b) 導師中包括心理學家亦重新教導我們與病人溝通的技巧,讓我們容易洞悉病人的病情,明白病人的內心世界,就好像穿了病人的鞋子一樣,身同感受。如果我們不能夠明白病人,得不到病人的信任,便根本幫助不了病人。
c) 除此以外,心理學家亦教導一些心理治療法門。我的病人大部份沒有足夠金錢及時間約見專業臨床心理學家。(可能是病人未能明白專業心理治療的重要性。)雖然我不是專業的臨床心理學家,但透過這些課程,亦已掌握到一些基本的心理治療,可以幫助病人情緒及壓力的處理,改善人際關係及教導病人認識自己的思想謬誤等等。

5. 平日的應用:完成這些課程後,亦可以運用這些醫治情緒病的技巧來處理其他病人的問題。例如:糖尿病人病情控制不佳;從前,我只會責怪病人戒口不好,現在我會用病人較易接受的方法表達意思。我現在會說:「我明白你每天要戒口很辛苦,飯又不能吃得多,甜的東西又不能吃,又擔心病情惡化有併發症,心情不好,但請你忍耐,積極面對問題,安心吃藥,病情一定會改善。」

6. 家庭醫生醫治的好處:目前多名長期覆診吃藥的病人當中,有三分二都是舊症,作為一個家庭醫生醫治這些情緒病人有以下的好處:
a) 較深入認識病人及其家庭背景
b) 與病人有良好關係,病人對醫生有較大信心。
c) 減少標籤效應,病人較易接受。
d) 治療情緒病由固定的醫生醫治。
e) 病人較易聯絡家庭醫生。
宏觀來看,病情較輕時,可以病向淺中醫,病人及早痊癒,可以減少社會的負擔。就算病人不覆診,也希望他們認識情緒病,知道病情的嚴重性,減少標籤效應,不害怕前往精神科專科醫生求診。

7. 專科轉介:如果遇上一些重症精神病人,例如:思覺失調,嚴重的自殺傾向,頑固抑鬱症,嚴重藥物濫用,在我的學識及範圍內不能給予最佳的治療,我會轉介給精神科醫生醫治。
一些需要心理治療的病人,例如:強迫性行為,社會焦慮症,我也會鼓勵病人約見臨床心理學家。

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問卷調查記者會 : 問卷調查結果

本港市民對情緒病求診的態度及行為模式 (訪問人數:840)

你的年齡:
18-29歲 38.5%
30-39歲 27.9%
40-49歲 21.5%
50歲以上 12.1%

你的性別:
男 44.9%
女 55.1%

1. 你是否認識情緒病?
是 57%
否 43%

2. 你認為情緒病單靠自己而可以完全康復嗎?
可以 31.6%
不可以 52.7%
不知道 15.7%

3. 若醫生告訴你已患上情緒病,你會告知其他人嗎?
會 (可選擇多於一項) 83.9% (705)
父母 49.1%
兄弟姊妹 42.8%
伴侶 56.3%
子女 20%
朋友 53.9%
上司或同事 7%
其他 2%
不會 (可選擇多於一項) 16.1% (135)
害怕被人歧視 34.1%
影響事業 27.4%
影響與親友的關係 17%
影響日常生活 24.4%
影響經濟 (如害怕失去工作) 9.6%
影響社交 19.3%
其他 26.7%

4. 若你覺得自己情緒開始出現問題,你會先求診於:
精神科醫生 23.8%
政府門診 19.2%
私家醫生 27.7%
臨床心理學家 13%
中醫 1.9%
不會求診 11.7%
其他 2.7%

5. 你不會先向精神科醫生求診的原因是: (人數:640)
(可選擇多於一項)
害怕被人歧視 11.6%
怕被指為精神病患者 11.9%
認為情緒病患者不需向精神科醫生求診 18.9%
醫療費用昂貴 23.3%
待轉介 4.8%
認為先由政府或私家醫生確定 5%
未肯定 6.9%
不方便 12%
不想接受治療 4.2%
沒有精神科資料 0.6%
自己解決 1.3%
唔知道 1.9%
沒有需要 1.3%
認為情緒病不是精神病 1.3%
不想 0.5%
其他 9.5%

6. 若你覺得自己情緒出現問題,你認為向曾受情緒病專業訓練的私人家庭醫生求診,是否會較容易接受嗎?
是 80.5%
否 19.5%

7. 你認為如果情緒病患者得不到及早的適當醫治,可能會引致以下後果: (可選擇多於一項)
病情變得更加嚴重 69.6%
死亡 (如自殺) 43.9%
永久不能被社會接納 12.3%
沒有什麼後果 4.4%
不知道 11.9%
其他 2.6%

8. 你有否擔心自己患上情緒病嗎?
有 34.6%
沒有 65.4%

9. 在過去六個月,你有以下情況嗎?
做事失去動力 , 絕對0.7% , 經常7.5% , 間中 46% , 從不45.2% , 未有作答0.6%
自卑 , 絕對0.5% , 經常4% , 間中 36.1% , 從不59.2% , 未有作答0.2%
內疚 , 絕對0.5% , 經常3.8% , 間中 35.3% , 從不60% , 未有作答0.4%
自殺念頭 , 絕對0.4% , 經常1.3% , 間中 13.7% , 從不83.8% , 未有作答0.8%
不能集中精神 , 絕對1.7% , 經常12.5% , 間中 50% , 從不35.5% , 未有作答0.3%
暴躁 , 絕對1.8% , 經常10.8% , 間中 51.8% , 從不35.1% , 未有作答0.5%
失眠 , 絕對0.9% , 經常8.9% , 間中 42.4% , 從不47.6% , 未有作答0.2%
食慾下降 , 絕對0.7% , 經常3.3% , 間中 31.6% , 從不64% , 未有作答0.4%
性慾下降 , 絕對0.6% , 經常2.8% , 間中 21% , 從不69.8% , 未有作答5.8%
經期失調 (女性) , 絕對0.2% , 經常3.5% , 間中 31.3% , 從不61.1% , 未有作答3.9%
氣喘 , 絕對0.4% , 經常2.5% , 間中 21.4% , 從不75% , 未有作答0.7%
胸痛 , 絕對0.2% , 經常2.9% , 間中 24.3% , 從不72.3% , 未有作答0.3%
作悶作嘔 , 絕對0.2% , 經常1.5% , 間中 17.4% , 從不80.5% , 未有作答0.4%
暈眩 , 絕對0.4% , 經常3.8% , 間中 30.2% , 從不65.2% , 未有作答0.4%
害怕死亡 , 絕對1.1% , 經常2.7% , 間中 17.1% , 從不78.6% , 未有作答0.5%
麻痺感覺 , 絕對0.1% , 經常1.5% , 間中 18.5% , 從不79.4% , 未有作答0.5%
肌肉繃緊 , 絕對0.4% , 經常5.6% , 間中 26.9% , 從不66.9% , 未有作答0.2%
坐立不安 , 絕對0.6% , 經常3.3% , 間中 29.4% , 從不66.1% , 未有作答0.6%
精神緊張 , 絕對0.6% , 經常7.6% , 間中 40.4% , 從不51.2% , 未有作答0.2%
喉嚨噎住 , 絕對0.1% , 經常1.3% , 間中 16.3% , 從不81.7% , 未有作答0.6%
呼吸困難 , 絕對0.2% , 經常1.9% , 間中 16.8% , 從不80.7% , 未有作答0.4%